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讀書 > 正文

                    《故宮藝術史》:故宮文物,幾乎件件是國寶!

                    《故宮藝術史》 祝勇 著 人民文學出版社

                    《故宮藝術史》是一部由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文物串連起來的中國藝術史,或者說,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文物,本身就構成了一部宏大、浩瀚、可視的中國藝術史。

                    故宮博物院總共收藏超過186萬件(套)文物,這些可移動文物,包括陶瓷、玉石、青銅、碑帖、法書、繪畫、珍寶、漆器、琺瑯、雕塑、銘刻、家具、古籍善本、文房用具、帝后璽冊、鐘表儀器、武備儀仗、宗教文物等,共25大類69小項(不包括建筑)。在全國國有文博單位館藏珍貴文物(一、二、三級)中,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珍貴文物約占41.98%,而故宮博物院的文物,又呈倒金字塔結構,一級文物最多,二級次之,三級再次之。所以有人說,故宮文物,幾乎件件是國寶,這算不上夸張,因為每一件文物都是不可替代的。

                    從時間上看,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文物上迄新石器時代,跨越了夏、商、周、秦、兩漢、三國、兩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兩宋、遼、西夏、金、元、明、清等中國古代王朝,又歷經了20世紀的歷史風云,一路抵達今天。

                    紫禁城是明清兩代皇宮,但故宮博物院的收藏不只是明清兩代,而是涵蓋了新石器時代以來近8000年的歷史歲月。尤其當我們面對新石器時代的彩陶、玉器,不只是“一眼千年”,甚至是一眼越過近萬年時光,難怪故宮博物院第五任院長鄭欣淼先生說:“故宮是一部濃縮的中華8000年文明史。”這些文物所親歷的時間尺度,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我們眼前的每一件文物,背后都隱藏著弘麗豐富的傳奇。

                    無論從橫向上,還是縱向上,故宮文物都建構起中華文明的宏大體系,成為中華文明生生不息、從未斷流的物質證據。

                    我們自認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其實在它們面前,我們就是朝生夕死的菌類,不知黑夜與黎明,是春生夏死或夏生秋死的寒蟬,不知春天與秋天(“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所幸,有文物在,拉長了我們的視線,拉寬了我們的視界,讓我們意識到自身之渺小,有如滄海之一粟,又使我們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在游目騁懷之間,去理解我們民族的精神歷程,去體會歷代先民的情感脈動。

                    所有的物質文化遺產,其實同時也是非物質文化遺產,因為在“物質”的背后,一定閃爍著“非物質”的光芒,包括:技藝、情感、觀念、追求,甚至信仰。我們熱愛故宮文物,不僅因為它們珍貴(所謂“物以稀為貴”),也不在于它們曾是歷代帝王們雅好把玩的珍品,而更是因為在它們身上,凝結了我們的先輩們對于美的思考與實踐,放射著生命動人的光彩。文物之美,表面上體現為物質之美,真正的核心卻是精神之美。一如蔣勛先生所說:“從那份浮華中升舉起來,這‘美’才是歷史真正的核心。”

                    這些文物,許多原本就是古代的日常生活用品,比如陶瓷、玉石、青銅、珍寶、漆器、琺瑯、雕塑、銘刻、家具、文房用具、鐘表儀器等等,除了一部分擔負著祭祀禮儀的功能(如陶器、青銅器、玉器等),許多都與日常生活有關,更不用說宮燈樂器、車馬輿轎、戲衣道具、服飾衣料、妝具玩具、藥材藥具這些清宮遺物了。至于法書、繪畫,許多也是出自日常——文人的日常,哪怕是當年的一紙便箋、幾筆涂鴉,在千百年后都成為“國寶”(詳見拙著《故宮的古物之美》《故宮的古畫之美》《故宮的書法風流》)。也就是說,故宮博物院里的文物,相當多一部分是與百姓、文人和帝王的日常生活相連的,柴米油鹽、衣食住行的日常生活,是藝術的原動力,是文明的血與骨。

                    透過這些文物,我們不僅可以領略古人造物之精美,更可體味古人生活之細致講究,只有回到當時的場景中,通過人們的使用流程,在舉手投足間,才能真正體會包含其中的美。這些造物讓我們意識到,美,不是孤懸于生活、生命之外的事物,博物館里陳列的文物,許多曾與人們生命的需求緊密相連,是對生活的美化,是情感的表達、生命的提升,透露出的,是對中國人的生態度。在形而下的生活之上,我們民族歷朝歷代都始終保持著對藝術之美的形而上的追求,甚至于成為一種“道”。“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在“器”中安放的,是“道”,是中華民族共同信仰的最高價值。

                    如此,以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文物為依托,在那些零零散散的文物之間尋找線索,去構建中華民族的藝術史,去梳理總結我們祖先對美的探尋,去把握我們民族的精神流向,是完全可以成立的。我理解的藝術史不僅是藝術創作史、藝術美學史、藝術風格史,它會超越藝術,而包含著與藝術相關的歷史運勢,甚至包含著裹挾歷史進程中的個人命運。藝術史是藝術的歷史,但又大于藝術的歷史,是我們民族的精神史、心靈史通過藝術這種媒介所作的表達,如蔣勛先生所說:“作為人類文明中最高的一種形式象征,它們,在那浮面的‘美’的表層,隱含著一個時代共同的夢、共同的向往、共同的悲屈與興奮的記憶。”

                    (原標題:造物之美 精神之美)

                     作者:祝勇

                    [責任編輯:王爽]
                    操洋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