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經濟觀察 > 經濟理論 > 正文

                    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創造性理論貢獻

                    習近平經濟思想關于推進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一系列理論和實踐問題的深刻闡述,特別是關于經濟體制改革中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系的核心問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經濟制度規定性問題以及資本特性和行為規律問題的深刻闡述,豐富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化時代化作出創造性理論貢獻,賦予21世紀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以新的時代內涵。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核心問題的創造性判斷

                    根據新時代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和發展的新態勢和新要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的新判斷,凸顯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由經濟機制層面改革重點向體制層面改革重點轉化,進而向制度層面改革重點完善定型的邏輯進程,凸顯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對政府和市場關系,我們一直在根據實踐拓展和認識深化尋找新的科學定位”的深刻內涵,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作出創造性理論貢獻。

                    從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到1984年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這一階段,我國經濟體制改革對經濟體制中計劃和市場關系的實踐和理論問題不斷作出探索。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深刻分析我國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存在的嚴重缺點,提出重視價值規律的作用的改革要求。價值規律的作用過程,在根本上就是價格機制、供求機制和競爭機制調節功能發揮作用的過程。1981年,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提出,在公有制基礎上實行計劃經濟,同時發揮市場調節的輔助作用。1982年,黨的十二大提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重大命題,強調“計劃經濟為主、市場調節為輔”。盡管這時經濟改革還只停留在經濟機制調整的層面,但對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所固守的單一的計劃配置資源方式,還是產生了重大沖擊,可以說是打開了通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一扇大門。

                    1984年,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對計劃經濟和商品經濟之間的關系作了初步探索,提出“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必須自覺依據和運用價值規律,是在公有制基礎上的有計劃的商品經濟”。1987年,黨的十三大根據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理論和實踐的新發展,進一步提出“計劃與市場內在統一的體制”,明確“國家調節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為特征的經濟體制的運行模式。由經濟機制層面的調整走向經濟體制層面的改革,開拓了經濟改革的路徑選擇和體制設計的新的目標。實踐發展推進理論創新,理論創新提升實踐境域。1992年,鄧小平指出:“計劃經濟不等于社會主義,資本主義也有計劃;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計劃和市場都是經濟手段。”從經濟機制分析入手,對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的體制性規定作出闡釋,邁上了通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新臺階。

                    黨的十四大正式提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作出“正確認識和處理計劃與市場的關系”是“問題的核心”的重要判斷。這一判斷是對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14年經濟體制改革理論和實踐的概括,是經濟改革由以機制調整為著力點向以體制轉型為著力點轉化的標志,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目標模式確立后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體現。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理論創新對實踐創新具有重大先導作用,全面深化改革必須以理論創新為先導”。黨的十五大提出“使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黨的十六大提出“在更大程度上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黨的十七大提出“從制度上更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黨的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廣范圍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對黨的十四大以來20多年經濟改革歷程進行回顧,強調“作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的定位,有利于在全黨全社會樹立關于政府和市場關系的正確觀念”。

                    對政府和市場關系“核心問題”的“定位”,是對實現黨的十四大提出的在20世紀90年代“初步建立起新的經濟體制”,然后“再經過二十年的努力,到建黨一百周年的時候,我們將在各方面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改革路徑的創造性探索。這一“定位”,使我們對市場經濟同社會主義經濟關系總體的“兼容”關系轉向“結合”關系,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作出“制度”意義上的“定型”。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定型”的創造性理論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隨著改革開放逐步深化,我們黨對制度建設的認識越來越深入”。把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作為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習近平經濟思想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原創性理論貢獻。

                    這一創造性的探索,是以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對政府和市場關系“核心問題”新的科學定位為理論基礎的,也是對這一時期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實踐的理性思考的結果。

                    從所有制結構的根本性質上,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支柱”和“根基”作出新的闡釋,提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根基”。以公有制為主體的基本經濟制度,如同社會主義經濟關系中的“普照的光”,它改變和決定著存在于這一經濟關系總體內的各個環節和各種因素的“色彩”和“比重”,奠定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根基”,賦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以基本經濟制度的規定性。

                    從社會主義的根本制度和最本質特征上,習近平總書記明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性規定的要義。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我們仍然要堅持發揮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發揮黨和政府的積極作用。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并不是起全部作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同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結合在一起的,是同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征的性質結合在一起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大前提下發展市場經濟,什么時候都不能忘了‘社會主義’這個定語。之所以說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要堅持我們的制度優越性,有效防范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弊端。”加強黨對經濟工作的全面領導,使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始終體現社會主義制度根本性質和特征,要在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與市場經濟的結合上下功夫,把兩方面優勢都發揮好。

                    從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根本屬性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實行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是中國共產黨確立的一項大政方針,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必然要求”。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發展和完善過程中,政府和市場的作用是相輔相成的,要堅持統籌把握,實現優勢互補、有機結合、協同發力。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在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結合”中彰顯其制度特性的。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對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內涵作出新的概括,提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既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又同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相適應,是黨和人民的偉大創造”。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圍繞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機制、體制和制度多層面與多維度演進中,清晰地展現了制度“定型”特征,作出“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和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市場經濟有機結合起來,不斷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是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具有的“顯著優勢”的創造性理論。

                    這一創造性理論,突出了生產關系中所有制結構體系和分配關系中分配制度格局的基本特征,強調了社會主義制度規定和市場經濟體制規定有機結合、融為一體的基本特征,并且從解放生產力和發展生產力這一“既定基礎”上,凸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堅實基礎和本質規定。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在市場經濟與社會主義所有制和分配制度的“結合”中,才融匯和生成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特征和規定的。確定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經濟制度性質,是我們黨對科學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的一個偉大創舉,也是習近平經濟思想顯著的理論創造。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定型”的思想方法和理論創新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要以科學的態度對待科學,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不斷賦予馬克思主義以新的時代內涵”。習近平經濟思想中彰顯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理論創新和理論創造,是堅持與時俱進、守正創新的理論品質的結晶,是把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運用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探索的輝煌成果。

                    “問題導向”“問題倒逼”是習近平經濟思想方法論的重大創新,也是習近平總書記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創新的基本方法。習近平總書記在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問題的探索中,堅持從實際的和現實的問題出發,在對經濟史、經濟思想史和經濟現實相結合的分析中,以問題為導向,發現問題、梳理問題,以問題“倒逼”為主導,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強調“要有強烈的問題意識,以重大問題為導向,抓住關鍵問題進一步研究思考,著力推動解決我國發展面臨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問題”。在對政府和市場關系“核心問題”的探討中,習近平總書記以強烈的問題意識,提出“改革是由問題倒逼而產生,又在不斷解決問題中得以深化”“經過20多年實踐,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已經初步建立,但仍存在不少問題”“這些問題不解決好,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是難以形成的”??梢哉f,問題意識是習近平總書記實現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創新的方法論根據。

                    “辯證法、兩點論”是習近平經濟思想方法論的根本要義,也是習近平總書記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創新的根本方法。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從“辯證法、兩點論”上,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制度性和體制性的基礎性問題作出創新性的理論探索:一是提出生產資料所有制結構和市場經濟體制之間“辯證法、兩點論”問題。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必然要求。要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就要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推動各種所有制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之所以說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要堅持我們的制度優越性,有效防范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弊端”“我們要堅持辯證法、兩點論,繼續在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與市場經濟的結合上下功夫,把兩方面優勢都發揮好”。二是提出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關系上的“辯證法、兩點論”問題。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這兩個方面不是相互排斥或相互否定的,而是相互契合和有機統一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看不見的手’和‘看得見的手’都要用好,努力形成市場作用和政府作用有機統一、相互補充、相互協調、相互促進的格局”。把市場和政府的優勢都充分發揮出來,才能更有效地體現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特色和優勢。“辯證法、兩點論”的思想方法,是理解和把握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創新性理論方法論的樞紐。

                    總體方法和系統方法是習近平經濟思想的重要方法,更是習近平總書記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創新的突出方法。在總體方法上,習近平總書記在對現代化經濟體系理論的闡釋中提到,“現代化經濟體系,是由社會經濟活動各個環節、各個層面、各個領域的相互關系和內在聯系構成的一個有機整體”。在生產、分配、交換(流通)、消費關系的總體關系中,現代化經濟體系包含創新引領、協同發展的產業體系,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體現效率、促進公平的收入分配體系,彰顯優勢、協調聯動的城鄉區域發展體系,資源節約、環境友好的綠色發展體系,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全面開放體系,充分發揮市場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經濟體制。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以上幾個體系是統一整體,要一體建設、一體推進。我們建設的現代化經濟體系,要借鑒發達國家有益做法,更要符合中國國情、具有中國特色。”可以說,這是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理論創新。系統觀念是具有基礎性的思想和工作方法。習近平總書記運用系統方法,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本質特征、運行規律和發展趨勢上,對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作出系統闡釋。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積極推動城鄉區域協調發展,著力發展開放型經濟,加快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梢哉f,這也體現了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的升華。

                    在對習近平經濟思想的領悟中,要深刻理解這一思想所一以貫之堅持和發展的立場觀點方法,這也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所堅守的科學世界觀和方法論的集中體現。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資本特性和行為規律的創造性探索

                    “要加強新的時代條件下資本理論研究”“深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資本理論研究”,這是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關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的理論課題,是習近平經濟思想對新發展階段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問題重要的理論創造。

                    馬克思、恩格斯沒有設想社會主義條件下可以搞市場經濟,當然也就沒有設想社會主義國家如何對待資本的問題;列寧、斯大林在領導蘇聯社會主義建設中,基本上沒有遇到大規模資本問題。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創造,正確認識和把握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資本的特性和行為規律問題則是中國共產黨對當代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偉大理論創造,習近平經濟思想對這一理論創造作出了重要的貢獻。

                    第一,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資本特性和行為規律問題,是新發展階段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和實踐的不容回避的重大課題。有一段時間,由于認識不足、監管缺位,我國一些領域出現資本無序擴張,肆意操縱,牟取暴利。這就要求規范資本行為,趨利避害,既不讓“資本大鱷”恣意妄為,又要發揮資本作為生產要素的功能。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探索如何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發揮資本的積極作用,同時有效控制資本的消極作用”。這是一個不容回避的重大政治和經濟問題。

                    第二,新發展階段的資本結構,是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多種資本共同發展為顯著特色和基本特征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現階段,我國存在國有資本、集體資本、民營資本、外國資本、混合資本等各種形態資本,并呈現出規模顯著增加、主體更加多元、運行速度加快、國際資本大量進入等明顯特征。”多種資本形態并存的經濟格局,是以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為前提的,是以我們“堅持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為政策導向的。

                    第三,新發展階段資本理論分為資本特性和資本行為規律兩個主要的方面。一方面,要突出對資本屬性和本質規定的認識。在社會主義經濟關系中,包括民營資本在內的多種資本形態可能而且能夠同生產資料公有制“主體”經濟關系相結合。同時,資本主義社會的資本和社會主義社會的資本固然有很多不同,但資本都是要追逐利潤的。我們要探索如何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發揮資本的積極作用,同時有效控制資本的消極作用。另一方面,要突出對資本在具體經濟運行及其過程中“行為”的認識。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對資本“行為”分析中所指出的,“各類資本都不能橫沖直撞”“要防止有些資本野蠻生長”“要反壟斷、反暴利、反天價、反惡意炒作、反不正當競爭”。關鍵要探尋“行為規律”,遏制資本無序擴張,使資本有序發展。

                    第四,對資本作為生產要素的理解。要從社會主義經濟運行的生產、分配、交換(流通)、消費的不同環節和整體過程,理解資本作為生產要素的作用及其特征。

                    第五,資本治理的根本方向和主要方略。資本治理的“有序化”就在于“歷史地、發展地、辯證地認識和把握我國社會存在的各類資本及其作用”,就在于清醒認識“資本具有逐利本性,如不加以規范和約束,就會給經濟社會發展帶來不可估量的危害”,就在于為資本設置“紅綠燈”,疏堵結合、分類施策,防止資本無序擴張,有效防范風險,維護市場公平競爭。

                    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重要原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是中國共產黨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偉大的理論創新。習近平經濟思想作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在當代中國、21世紀世界的最新理論成果,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所作的創造性的理論貢獻,賦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以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化的新的時代內涵。

                    (作者系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北京大學習近平經濟思想研究中心主任)

                    [責任編輯:王卓怡]
                    操洋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