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國家治理 > 前沿理論 > 正文

                    中國法治現代化的本質內涵與實踐路徑

                    摘  要:中國法治現代化是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在法治領域的具體體現。具體來看,中國式法治現代化是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的法治現代化,是堅持黨對法治建設的全面領導的法治現代化,是遵循“四個全面”治國理政總方略的法治現代化,是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的法治現代化,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法治現代化。中國式法治現代化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保證。

                    關鍵詞:法治現代化  中國式現代化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國家治理現代化  

                    【中圖分類號】D920.0                 【文獻標識碼】A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這一重大時代命題,內涵豐富,意義重大。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以人民為中心、以共同富裕為目標,打破了“文明終結論”,為世界各國提供了不同于西方的現代化新范式[1]。中國式法治現代化是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在法治領域的具體體現,是符合中國國情,以人民為中心的法治現代化[2]。中國式法治現代化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保證。

                    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的法治現代化

                    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廣泛,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也日益多樣化。為回應人民的需要,針對性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需要堅決貫徹新發展理念,努力推進共同富裕,中國式法治現代化應當發揮積極正向的法治保障作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強調,必須牢固樹立并切實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對新發展理念作出進一步戰略部署。在黨的領導下,新時代中國法治現代化為新發展理念的貫徹落實提供了堅強保障。

                    在創新發展方面,堅持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陸續頒布了《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關于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關于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等重要文件,加強互聯網、科學研究、制造業等重要領域的法治建設,激發社會創新積極性與市場活力。

                    在協調發展方面,出臺了《關于貫徹落實區域發展戰略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指導意見》《2022年新型城鎮化和城鄉融合發展重點任務》等文件,促進協調發展、同步發展、融合發展,縮小城鄉、區域、行業發展差距。

                    在綠色發展方面,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F行憲法將“美麗”作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之一,不僅從憲法層面為綠色發展提供了堅實的法治保障,環境保護領域眾多法律文件的制定修改也促進了綠色發展的落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已經在法律中得到很好的貫徹實施。

                    在開放發展方面,不斷完善對外開放體制機制,加強“一帶一路”建設的法治供給,出臺《優化營商環境條例》《關于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等重要法規和文件,構建合作、開放、互利共贏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在此過程中,中國式法治現代化不斷加強國際法治實踐能力,增強維護國家利益的能力。

                    在共享發展方面,加強公共服務、教育、社會保障、財政稅收等領域法治建設,促進初次分配、再分配體現社會公平正義,確保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使人民群眾發自內心相信“共同富裕的道路上一個都不能少”不是口號。扎實推動共同富裕,要更好發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重要作用,構建改革發展成果共享的法律機制。

                    堅持黨對法治建設的全面領導的法治現代化

                    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應發揮好黨的領導這一最大優勢。在法治領域,中國式法治現代化必然應當堅持黨的全面領導。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只有在黨的堅強領導下,中國式法治現代化才能不斷發展。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黨領導人民進行民主與法制建設的大膽嘗試,成功制定大量重要法律規范性文件,總結出大量寶貴的法制建設經驗,為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最終勝利提供了民主與法制支撐;社會主義革命與社會主義建設時期,黨領導人民廢除了落后的法律制度,陸續頒布“共同綱領”“五四憲法”等重要法律文件,鞏固了革命勝利果實,為新中國民主與法制建設提供了重要遵循;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時期,黨領導人民汲取過去法制發展的經驗教訓,提出“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把依法治國確定為黨領導人民治理國家的基本方略。

                    依憲治國是落實依法治國的重點與關鍵,是建設法治中國的內在要求。“八二憲法”先后進行了五次重大修改,把黨和人民的創新成果上升為憲法規定,每一次憲法修改都深深鐫刻時代的烙印,讓以民主、法治、人權為核心的國家憲法價值理念更加深入人心,用憲法精神引領新時代法治發展,讓全民得以共享新時代的改革發展成果。進入新時代,依法治國、依憲執政、依規治黨三者密切結合,中國式法治現代化繼續堅持黨的全面領導。

                    在黨內法規體系上,確定和構建了以“1+4”為基本框架的黨內法規制度體系,即在黨章之下分為黨的組織法規制度、黨的領導法規制度、黨的自身建設法規制度、黨的監督保障法規制度四大板塊。截至2022年6月,全黨現行有效黨內法規共3718部,一大批黨內重要的法規陸續出臺,如《中國共產黨黨員領導干部廉潔從政若干準則》《中國共產黨黨內問責條例》《中國共產黨政法工作條例》《信訪工作條例》等。政策方針上,十八大作出“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決策,指出“法治是治國理政的基本方式”。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該決定圍繞“推進法治中國建設”,對維護憲法法律權威等各項工作作出重要部署,為法治中國建設提供理論遵循。2018年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成立,統籌領導全面依法治國各項工作,將黨的領導貫穿到全面依法治國各項工作之中,加強了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

                    黨的領導為新時代中國法治現代化提供了根本保證,同時也增強了黨治國理政能力。在推進全面依法治國進程中,中國共產黨錨定明確的法治航向: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規治黨,防止以言代法、以權代法,鍛煉了黨運用法治手段治國理政的能力,體現了黨高瞻遠矚的法治意識和從嚴治黨的掌舵定力。此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將黨內法規體系納入其中,意在規范化、體系化黨的建設,始終保持黨的先進性與純潔性。新時代中國法治現代化在黨對法治建設全面領導的基礎上蓬勃發展。

                    遵循“四個全面”治國理政總方略的法治現代化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局出發,提出和形成了“四個全面”的戰略布局。“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中國社會主義實踐有機融合,是黨中央的治國理政總方略。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必須堅持全面依法治國,在全面從嚴治黨中堅持黨的領導,在法治的引領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法治思維破解政治經濟領域的改革難題,完善相應體制機制。十九屆五中全會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所取得的重大成績給予了充分肯定,十四五規劃提出要“協調推進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的戰略布局”。隨著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完成,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成為“四個全面”的第一個“全面”,體現出新時代社會主義建設目標的接續性、理論連貫性和歷史承接性,深刻凸顯了“四個全面”是新時代治國理政的長期性而不是階段性的戰略價值定位。

                    在新的經濟社會發展起點上,機會和挑戰并存,必須進一步正確認識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三者之間的關系,進一步強化法治的引導、規范、保障功能,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解決政治經濟中出現的新問題,比如生物安全、網絡安全、國家安全、食品藥品安全等,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防范化解新冠肺炎疫情、中美貿易摩擦等國內外重大風險。

                    全面依法治國,既是“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一個組成部分,又是“四個全面”的重要法律保障。做好全面依法治國工作,就是保護好最廣大民眾的切身利益,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法治理念毫不動搖,有效發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遠的保障作用。堅守憲法的根本法地位,完善以憲法為核心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及時清理違反上位法的各類規范性文件,以良法促進發展、保障善治,才能讓人民群眾在行政執法與司法裁判的每一個案件中都能感受到看得見的公平正義。

                    全面依法治國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根本要求。改革和法治是新時代政治經濟協調發展的兩大重要因素,新階段下,各級黨委和政府應著力破除體制機制難題,平衡好改革和法治二者之間的關系,否則我國的法治任務會更加艱巨,面臨的問題會更加復雜。面對新時代新使命,改革必須堅持以人民為本,在法律的軌道上推進改革,確保重大改革于法有據,保持改革與法治的良性互動。

                    在新時代,法治建設需持續發力,千萬不能有松口氣、歇歇腳的想法。全面依法治國在“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中占據著重要地位,順利完成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目標需要法治保駕護航,全面從嚴治黨需要以完備的黨內法規體系為引領,全面深化改革更需要法治提供保障,因此,“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是統一的,在推進社會主義法治現代化的進程中,必須以戰略布局為引領,發揮好“四個全面”的重要作用。

                    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的法治現代化

                    法治體系現代化是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重要基礎和先決條件。法治體系現代化包含多個方面,具體表現為立法、執法、司法、監督等。建構法律體系需要以憲法為核心,法律法規的制定都必須體現憲法所確立的價值與目標,不能與其相違背。同時,國家權力體系的法治化同樣重要,國家組織的建構與運行應當在法治的框架內進行。人民作為國家的主人,憲法和法律不僅賦予其權利,且施于一定的國家義務,因此公民權利義務的行使與保障體系必不可少[3]。

                    要實現法治現代化,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的法治道路,中國特色的法治之路實質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在法治領域的具體表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既非西方式法治,也非中國傳統法家式法治,其本質特征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以人民為中心的法治。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是在我國具體國情和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基礎上進行的。中國法治現代化的新路線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治路線存在必要聯系、密不可分,因此,在推進社會主義法治現代化進程中,應當堅定地走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并掌握好中國法治現代化的基本方向,為構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堅實的法律保障。

                    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現代化,需要完備健全的法律體系以及相應的法律制度。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的領導下,我國的社會主義法治建設事業取得了歷史性的進步,一大批重要的法律陸續頒行,尤其是制定了被稱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的民法典,它在法律體系中居于基礎性地位,也是市場經濟的基本法。但是,仍然有一些缺陷和不足。主要表現為:法律規范體系不夠完備,重點領域、新興領域相關法律制度存在薄弱點和空白區;法治實施體系不夠高效,執法司法職權運行機制不夠科學;法治監督體系不夠嚴密,各方面監督沒有真正形成合力;法治保障體系不夠有力,法治專門隊伍建設有待加強;涉外法治短板比較明顯,等等[4]。為此,十八大提出了依法治國“新十六字方針”: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

                    首先,推進科學民主立法,加快重點領域立法,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冠肺炎疫情反復、國際沖突、環境復雜多變使得不確定性增加,給國家安全、公共衛生、生物安全等領域造成嚴重威脅,加強此類領域的立法顯得尤為重要。同時需要加快數字經濟發展、網絡金融、新一代人工智能、網絡云計算等領域的立法步伐,構建完備的國家應急管理法律體系,防范科技風險,滿足人民群眾的安全需要。其次,要加快形成高效的法治實施體系。建設職能明晰、依法行政的現代政府治理體系,將行政管理工作的全部引入法治軌道,推進政府依法行政進程。積極推動中國司法體制改革,構建公正、有效、權威的司法體系。再者,加快形成嚴密的法治監督體系和有力的法治保障體系。要加強反腐力量,繼續完善黨和國家的體制機制,將黨內民主監督和國家審計、公眾評議等結合起來,同法治監督、社會民主監督、國家審計監督、司法機關監管、輿情監測等相互協調。最后,加快形成完善的黨內法規體系。依法治黨、依規治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發展和完善的關鍵,完善的黨內法規制度是實現法治現代化、良法善治的重要條件。在法治中國的建設中,逐步建立健全內涵科學、程序嚴格、制度健全、執行高效的社會主義黨內法規體系。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法治現代化

                    國家治理現代化包括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法治是實現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途徑,也是實現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必要前提。國家治理體系將國家的制度體系和法治體系囊括其中,在法治現代化的進程中,需要完善相應的體制機制,以社會實際效果評估國家治理中的制度實效和法律實效,在確保制度供給數量的同時,注重提升制度供給的質量。

                    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指出“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場深刻變革”。行政體制改革不再只是為了符合政府轉變職能的需要,已經成為整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關鍵。在此背景下,我國開展了具有重要且深遠意義的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意在協調黨的機構和國家機構之間的關系,同時也是依法行政和法治政府建設的集中體現。綜合行政執法在國家治理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以法律形式明確了綜合行政執法的法律地位。此次修訂實現了執法體制縱橫聯動,從橫向看新處罰法明確了綜合執法主體,從縱向看新處罰法主張執法權下沉,有助于解決上下級之間權力不匹配的問題。隨著綜合執法體制改革進程加快,必將持續推進基層治理法治化和現代化,強化基層執法力量,提升綜合執法承接能力。2018年3月,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該部法律的頒行標志著國家監察體制改革進入新階段,同時對實現反腐工作法治化具有重要意義。隨著監察體制改革向縱深推進,監察范圍逐步擴大、監察權威逐步提升、監察手段也有所增加。毋庸諱言,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應當加強黨對監察工作的領導,完善與監察相關的法律法規,積極整合監察資源,使監察體制改革落到實處,實現黨執政過程中的風清氣正和良好的國家治理生態。

                    法治政府建設是全面依法治國的重點和主體建設工程,是推動我國政府管理體制和社會治理水平現代化的關鍵保障。依法行政是規范公權力行使,維護群眾權益的關鍵舉措。法治現代化建設應當注重法治政府建設。目前,我國的社會矛盾日益突出,反腐工作仍在進行,依法行政是解決社會矛盾的重要途徑,有助于規范權力運作,降低官員貪腐幾率,維護政府在人民群眾心中公正廉潔的形象。除了依法行政外,建成法治政府需要持續優化政府職責體系。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優化政府職責體系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行政體制的必然要求,是構建職責明確、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體系的重要內容”。優化政府職責體系應當發揮制度作用,調動改革和發展動能,完善相應的制度管理體系,明確不同管理領域相應職責,持續推進服務型政府和法治政府建設進程。

                    加強法治宣傳和法治教育,把公民的法治理念和法治信仰同等重要地培養起來。全民法治意識是構建社會主義法治社會的關鍵,因此,社會主義法治文明創建工作要積極宣傳法治新思想。通過開展法治宣講和法治下鄉等活動,豐富人民群眾法治再教育,讓人民共享法治改革紅利。通過廣泛開展法治宣傳,強化公民權利義務意識,使更多公民主動參與國家治理,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到遵紀守法社會法治建設中。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團結帶領中國人民取得一系列舉世矚目的成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了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沖突不斷,新冠肺炎疫情反復多變,國際國內形勢錯綜復雜。為此,我們必須深刻領悟“兩個確立”的決定性意義,堅定做到“兩個維護”,毫不動搖地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把黨的領導貫徹到依法治國全過程,遵循“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科學引領,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提高立法科學化、民主化水平,加強憲法和法律實施,堅持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推進落實法治政府建設新要求,嚴格依法行政。全面深化司法體制改革,重點解決影響司法公正和制約司法能力的深層次問題。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加快推進法治現代化建設進程,發揮國家制度和法律制度的重要作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實現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目標。

                    【本文作者 鄒東升,西南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教授、中國社會穩定與危機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楊尚東,西南政法大學行政法學院副教授、公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本文系2021年重慶市社會科學規劃“闡釋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精神”項目《統籌發展和安全視閾下防范化解重大社會安全風險研究》(項目編號:2021YBCS34)、2022年市教委人文社會科學基地重點研究項目《統籌發展和安全視閾下重大市域社會風險治理之道》(項目編號:22SKJD024)、2021年重慶市渝北區智庫建設工作領導小組課題《統籌發展和安全視閾下渝北建成國家安全發展示范城市路徑研究》(項目編號:2021YBZK04)的階段性成果】

                    注釋

                    [1]韓慶祥、虞海波:《全面精準理解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黨建研究》,2022年第3期,第36-39頁。

                    [2]張文顯:《論中國式法治現代化新道路》,《中國法學》,2022年第1期,第5-31頁。

                    [3]劉永紅、聶應德:《國家治理現代化視閾下法治現代化的內涵及功能》,《西華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年第5期,第105頁。

                    [4]習近平:《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更好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求是》,2022年第4期,第5頁。

                    責編:程靜靜/美編:石 玉

                    The Essential Content and Practical Path of the Modernization

                    of China’s Rule of Law

                    Zou Dongsheng    Yang Shangdong

                    Abstract: The modernization of China’s rule of law is a concrete manifestation of the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path in the field of the rule of law. Specifically, the modernization of Chinese-style rule of law is one that completely, accurately, and comprehensively implements the new development concept, adheres to the Party’s overall leadership over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rule of law, follows the “four-comprehensive” general strategy of the governance of China, improves the socialist legal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promotes the modernization of the national governance system and governance capacity. The modernization of Chinese-style rule of law is an inevitable requirement to modernize the national governance system and governance capacity, and an important guarantee to realize the great Chinese Dream of revitalizing the Chinese nation.

                    Keywords: modernization of rule of law; Chinese-style modernization;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modernization of national governance

                    聲明:本文為《國家治理》周刊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國家治理周刊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程靜靜]
                    操洋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