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讀書 > 正文

                    學科溯源關系到“我們中國社會學的前途”

                    《中國社會學溯源論》,景天魁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

                    證明群學就是中國古典社會學實在是一項十分艱巨的任務

                    自2014年至今的8年間,筆者圍繞中國社會學溯源問題寫了一系列文章,先后在《社會學研究》《社會學評論》《人文雜志》《探索與爭鳴》等刊物發表?,F在把這些文章收集到一起,此外還精選了幾篇講稿、發言和書信,也都是關于這一主題的,編為《中國社會學溯源論》。

                    1999年春節,費孝通先生將他的新作《從實求知錄》題贈給我。在書中,費老多次講到拉德克利夫·布朗教授20世紀30年代到燕京大學講學時的重要論斷:“中國在戰國時代已由荀子開創了(社會學)這門學科。”費老指出,搞清楚這個問題,關系到“我們中國社會學的前途”。他表示,很想好好研究荀子,但“我已年老,這只能作為我的希望留給新的一代了”。自此到2014年的15年間,筆者一直在苦苦思考這個問題。雖然康有為講授過群學、嚴復肯定群學就是社會學、梁啟超稱贊荀子是“社會學之巨擘”、劉師培明確講過在戰國時期已經有“中國社會學”、蔡元培著有《群學說》,但他們鮮少作出具體論證。反而自1948年以來,“社會學只是舶來品”“中國本無社會學”卻成了普遍接受的“定論”,直到今天,這個說法仍然非常流行。怎樣證明群學就是中國古典社會學?這實在是一項十分艱巨的任務。

                    《中國社會學溯源論》提出并證明了如下論點。1.群學在戰國末期誕生,具有深厚的社會基礎和思想基礎。群學是先秦中華文明高峰的結晶,是春秋戰國500多年社會劇變的產物,是先秦崛起的士階層的智慧集成,是世界歷史上無與倫比的百家爭鳴的碩果。稷下學宮是群學的孕育之地,荀子作為先秦思想的集大成者是群學當之無愧的創立者。2.群學不僅在研究對象上與西方社會學“正同”、方法上“相近”、學科性質和地位也“暗合”。3.群學的精義是合群、能群、善群和樂群。4.群學創立以來經歷了從元典到制度化、民間化、心性化和轉型的歷史演進。5.群學適用于表達中國式現代化,并如費孝通所言,能夠對21世紀建設“人類道義新秩序”作出可期的重要貢獻,因而是中國社會學崛起的學科史基礎。

                    中國社會學溯源關乎到建設什么樣的中國社會學、如何建設中國社會學的問題

                    近年來,已有越來越多的學者接受了這些觀點,有的學者寫了肯定性的評論文章。筆者主編的由28位學者合著的《中國社會學:起源與綿延》和由29位學者合著的《中國社會學史》(第一卷:群學的形成),先后于 2017 年和2020年被評為中國社會科學院重大成果。但是,“中國本無社會學”這一“定論”已經流行近百年,很難想象能夠在短期內完全改變人們的觀念。鑒于中國社會學溯源關乎到建設什么樣的中國社會學、如何建設中國社會學的問題,亦即費孝通先生講的關系到“我們中國社會學的前途”,有必要將拙文結集出版,以期引起學術討論,爭取逐步達成共識,推動中國社會學實現崛起。正所謂“欲興其學,先正其史”。(作者:景天魁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社會政法學部副主任)

                    [責任編輯:王爽]
                    操洋妞